<strike id="djpvn"></strike><span id="djpvn"></span>
<span id="djpvn"><dl id="djpvn"><del id="djpvn"></del></dl></span>
<span id="djpvn"></span>
<strike id="djpvn"></strike><span id="djpvn"><dl id="djpvn"></dl></span><span id="djpvn"><dl id="djpvn"><strike id="djpvn"></strike></dl></span><span id="djpvn"><video id="djpvn"></video></span>
<strike id="djpvn"><dl id="djpvn"></dl></strike>
<span id="djpvn"></span>
在深圳植樹 在深圳造夢
2024-03-12 09:43
來源: 晶報

在深圳植樹 在深圳造夢

人工智能朗讀:

壩光銀葉樹林。銀葉樹可稱作“海邊植物之王”,高達20米以上。

2005年2月,周煒種下銀葉樹種子。

2023年植樹節,周煒與當年種下的銀葉樹合影。

今年3月5日,“依麗一家親”群體種植家庭樹活動。周煒的母親(圖片中坐輪椅者)現年93歲,老人家自2006年參加種樹后再次看望銀葉樹群落。

銀葉樹種子。

2022年7月22日,晶報08-09版《元故事》,2023年4月7日,晶報06-07版《文化灣區》,深度報道凌道揚的故事。

深圳新聞網2024年3月12日訊晶報記者 羅婉 李躍/文 周煒/圖)

春風拂新綠,植樹正當時。

3月12日,是全國第46個植樹節。這個日子,看似一個動作提醒:植樹節,去種一棵樹吧。但與此同時,了解植樹節背后的故事及其意義,比單純種一棵樹更重要。

植樹節,是由一個叫凌道揚的深圳人倡導設立的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植樹節與深圳相關。

它是由一個叫凌道揚的深圳人倡導設立的。

這里要說一下著名的“布吉凌家”。這是一個傳奇家族,其聲名始于1844年出生的凌啟蓮。凌啟蓮重視教育,生有八子三女,長子凌善元曾開辦香港“從謙學?!?,六子凌善永,1900年赴美屬夏威夷群島謀生,執教于當地華人學校,是中國近代最早學習并熟悉運用西方會計知識的那一批人物之一。七子凌善安是當時教育界的“泰斗”,曾任國子監英文老師,教過光緒皇帝,后來擔任過輔仁大學、燕京大學教授;八子林善芳畢業于耶魯大學,曾任詹天佑手下廣九鐵路華段橋梁工程師。

凌啟蓮的孫輩中,更是人才濟濟。其中最著名者,就是凌道揚。他是大清帝國首屆滬上美庚款留學生,中國近代林業科學的先驅。

而凌道揚與林學的結緣,其實非常偶然。1909年,凌道揚從圣約翰大學畢業后,進入了北京的京師大學堂擔任英文教員。1910年,他本來只是受命陪同兩名清室貴胄子弟一起赴美國麻省農學院習農科。

當時,美國學者梅耶發表報告稱中國山西五臺山地區正因濫伐森林導致水澇旱災頻發,時任總統的西奧多·羅斯福還就此在國會上作了一個關于自然保護重要性的演講,這讓凌道揚感到前所未有的震驚,也讓他對美國銳意振興林業和林業教育深有感觸,于是立志研讀林學。農科結業后,他順利考入了耶魯大學研究生院,并在1914年獲林學碩士學位,是中國獲得該學位的第一人。

凌道揚曾自述從美國學成回國時的情形:“已有之林木,旦旦而伐之,荒蕪之山麓,一任若彼濯濯耳,故所謂森林,遂未之見,所謂造林,尤未之聞。時至今日,直接則實業之母材缺乏,間接則地方之保安寡賴,膏腴大陸,淪為貧瘠之邦,有心人何忍漠然置之?”

歸國后,凌道揚一度供職于北洋政府農商部山林司。1916年,其所著《森林學大意》由商務印書館出版,成為民國林業研究和林業教育史上最早的林業科學學術著作和教科書之一。張謇在為其所作序言中寫道:“凌君道揚,學森林而有實行之志,其所述林學大意,于世界森林狀況言之甚詳,且深知中國木荒之痛,其書足供有志森林者之參考。孟子曰:‘七年之病,求三年之艾?!菚淝蟀畯揭卜??”

在書中,凌道揚提出“森林實施方法之建議”,包括注重教育、因勢利導、政府提倡三方面。顯然,政府提倡為重中之重。與此同時,他應當時的大元帥黎元洪之邀,參與中國有史以來第一部《森林法》的制定。

這期間,最為歷史津津樂道的是,1915年,凌道揚和韓安、裴義理等林學家聯名上書北洋政府農商部長周自齊,倡議以每年清明節為中國植樹節。此倡議為北洋政府采納,并于次年在全國推行。此后,凌道揚于1917年發起創建中國第一個林業科學研究組織——中華森林會。1921年,中國有史以來第一份林業科學刊物《森林》創刊。

由于我國幅員遼闊,南北溫差較大,清明節作為植樹節僅對北方地區適合,對南方來說已經太晚,已經過了植樹的最佳時機。如當時的湖南省都督譚延闿結合本地實際情況,定在每年的春分為植樹節。1928年,在孫中山逝世三周年之際,孫中山的逝世日3月12日被定為植樹節。

1979年2月,在第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六次會議上,正式通過“每年3月12日為我國植樹節的決定”。

順便值得一提的是,凌道揚一邊樹木、一邊育人,定居香港后,曾任崇基學院校長、聯合書院院長,并在任內推動了香港中文大學的創立。一個甲子后,香港中文大學回到了凌道揚的家鄉深圳龍崗,開枝散葉。2022年7月20日,香港中文大學(深圳)徐揚生校長正式宣布,經大學決議,學校的第五所書院正式命名為“道揚書院”。

深圳,發現了比恐龍還古老的植物

當年,凌道揚在報刊上連續發表了大量與林業有關的文章,如《振興林業為中國今日之急務》《水災根本救治方法》《中國今日之水災》《森林與旱災之關系》《種森林以防災害》等,獲得廣泛影響。

多年后,在他的家鄉深圳,科學家在世界自然科學界最高級別的學術刊物發表的第一篇論文,不是IT技術,不是新能源技術,不是人工智能……而是蘭花。2006年6月22日,一篇名為《一個蘭花的自發授精策略》論文在《自然》雜志上發表。由于這篇文章在生命科學研究領域里的獨特價值,《自然》雜志專門在英國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公布了這一全新的研究發現成果,并在雜志副封面上對該論文作了特別介紹。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深圳的植物家底頗為豐厚。據統計,目前深圳有野生維管植物2806種,本土陸域野生脊椎動物585種,潮間帶生物115種,漁業資源139種,國家重點保護物種109種。穿山甲、小靈貓、勺嘴鷸、黑臉琵鷺等15種野生動物和仙湖蘇鐵、紫紋兜蘭2種野生植物為深圳記錄到的國家一級重點保護野生動植物。

1998年,在深圳的塘朗山首次發現了一種叫桫欏的植物。

桫欏名列中國一類8種保護植物之首。最早的桫欏出現在侏羅紀后期,是最早出現在3億年前的古生代石炭紀蕨類植物的后裔,比恐龍的出現還早1億5000多萬年,曾是恐龍的主要食物之一。第四冰川期后,與恐龍和許多古動植物一樣曾經遭受毀滅性破壞,是現今僅存的木本蕨類植物,極其珍貴。

在深圳生長的2500多種高等植物中,有國家級珍稀瀕危保護植物19種,還有直接以深圳命名的植物5種——深圳槭樹、深圳香莢蘭、深圳擬蘭、深圳耳草、深圳假衛矛。

深圳十分看重這樣的自然生態家底。早在2005年11月1日,深圳出臺《深圳市基本生態控制線管理規定》及《深圳市基本生態線范圍圖》,在國內首次以政府規章形式明確城市生態保護控制界線。雖然,這條生態保護紅線后來經過了一系列優化調整,但仍然是深圳生態保護的一道堅實屏障。深圳十分看重這樣的自然生態家底。在這樣的理念之下,深圳開始大力進行公園之城建設,目前公園數量達到1200多個,成為名副其實的千園之城。

2022年底,深圳榮獲首屆“生物多樣性魅力城市”稱號。

漂來的銀葉樹種子,在深圳找到了家

接著,我們來說一個在深圳植樹的故事吧。

500多年前,有一顆銀葉樹的種子順著水流,漂到了深圳最東面的壩光海灣。那里是一片鋪滿白沙的海灣,四周青山環抱,山上山泉淙淙。淡水,向海灣流入大海。這里有非常適合銀葉樹生命成長的環境,它便在這里扎下了根。

1998年,周煒第一次來到大鵬的壩光,便被它田園牧歌般的美深深吸引。他在《我心中的銀葉樹》一文中用三次“震驚”描述了初見壩光時的驚喜?!霸谝淮闻_風天,狂風巨浪中只有銀葉樹傲然挺立,漫天銀色的葉子隨風搖擺,這棵樹所爆發的強大生命力攝人心魄?!边@個終生難忘的情景,至今仍是他的一個“深圳情結”。

“銀葉樹是海漂特性種子,就是在海里自由漂蕩,漂到哪兒就在哪里扎根。它有自己的選擇,這取決于它的生長環境?!?988年,周煒從遼寧來到深圳,他熱愛和感激這座城市,“來了就是深圳人,我們從全國各個地方選擇了深圳,這里的土壤和氣息,把我們留了下來,我們的命運伴隨著祖國的發展強盛、深圳的繁榮進步?!痹谒闹?,深圳人有著銀葉樹的特征,而深圳這座城市具有海洋般的胸懷和品格。

2003年9月8日這一天,臺風“杜鵑”給深圳海岸帶來了狂風暴雨。周煒趕到了銀葉樹林,走入十幾米時,一段巨大的樹干突然躺在他面前。這棵樹,恰恰是那棵常為他遮風擋雨的古樹。他常躲入樹下的神秘樹洞,穿梭回童年的夢境。倒下的樹干仿佛給了周煒當頭一棒,在那一刻,他明白了必須為這片樹林做點事。

“銀葉樹葉子的正面是綠色,背面是銀色的?!边@成為了周煒把銀葉樹介紹給別人的口頭禪,他也成為了第一代的“銀色守護者”。圍繞著銀葉樹的朋友越來越多,周煒開始思考怎樣身體力行地保護好這片銀葉樹群落。他拍圖片、拍影像、辦展覽,為建立銀葉樹自然保護區公園四處奔走,籌資建起了銀葉樹林保護棧道,參與發起成立了中國第一個海洋環保公益組織“深圳藍色海洋環境保護協會”,通過各類媒體擴大宣傳,讓更多人知道銀葉樹需要愛護。

2005年1月,周煒與父母、孩子、朋友三代人一起在壩光原有的銀葉樹群落范圍外部區域海邊撒下了第一批銀葉樹的種子。多年來,周煒與妻子史依麗以公益的形式,發動深圳各行各業、各個年齡段的志愿者參與到守護壩光的海和銀葉樹群落的行動中來,組織了不同規模的銀葉樹種植活動。2024年3月5驚蟄這一天,周煒陪同他93歲的媽媽李華回到銀葉樹林,他們一起種植了一棵有特別紀念意義的“家庭樹”。如今,多年前種下的銀葉樹已經亭亭如蓋,長到八米多高。在周煒心中,這片銀葉林就像是生命的一種延續,“這就是我們保護銀葉樹林的意義?!?/p>

目前,壩光古銀葉樹群是全球保存最完整、樹齡最長的天然古銀葉樹群落,登記在冊古樹33株,平均樹齡超200年,最大樹齡超500年。這些樹木不僅美麗而且具有極高的生態科學價值,常年棲息著50多種野生鳥類,與周邊的海灘、濕地連成一體,共同構成了壩光鹽灶古銀葉樹保護區,被列入國家珍稀植物群落重點保護對象。

2023年9月,深圳市大鵬新區壩光古銀葉樹群入選全國“100個最美古樹群”,是全國唯一入選的紅樹林古樹群。同年7月,選址于深圳市大鵬新區壩光片區的深圳海洋大學開工建設。周煒急切呼吁道:“深圳海洋大學應該為這片珍稀的銀葉樹群落建設一個學科或者科研機構,為這片世界上最珍稀的銀葉樹林的健康發展做科研,并為其未來保駕護航?!敝軣樳€暢想,未來擴大銀葉樹種植的面積,讓大鵬壩光海灣成為世界上最特別的一片銀葉樹海灣?!爱斎?,這不是一天可以建成的,需要大家共同努力?!?/p>

最長情的告白,是陪伴

深圳固然有著得天獨厚的“基因優勢”與生態家底,要讓細水長流、青山常在,除了政策的約束與規范,還需要一代一代人的接力相傳,來守護這一抹珍貴的綠色,這從保護深圳紅樹林的行動中體現得最為明顯。

如今,站在壩光海邊望去,從鹽灶到產頭再到田寮下,綿延數公里的海岸線上,高低錯落地長滿了銀葉樹、秋茄、白骨壤、桐花樹、木欖、紅海欖等紅樹和半紅樹。這是迄今為止深圳志愿者人工保育持續時間最長、參與人數最多、人工種植面積最大的一片紅樹林。數據顯示,多年來,志愿者接力在壩光紅樹林片區種下紅樹逾20萬株,成林面積達90畝。

在周煒看來,銀葉樹群落位于深圳東面的壩光紅樹林片區,而全球首個“國際紅樹林中心”正式落戶深圳,地址靠近深圳與香港之間的深圳灣水域,在深圳的西面。彼此坐落于深圳東西兩端,形成深圳紅樹林豐富而具有特色的格局?!斑@正是深圳這塊風水寶地留給我們的寶貴遺產,是深圳得以持續發展的最寶貴的自然資源,這是我們這一代深圳人的光榮,我們要守護好它?!?/p>

2020年,由深圳市大鵬新區重點區域建設發展中心創建的壩光自然學校成立,依托壩光生態本底開設“山海林河”自然教育體系。2023年,壩光自然學校啟動基于公民科學方法的銀葉樹保育項目,推出“銀葉樹保育計劃”,開展“把銀葉樹寶寶帶回家”品牌活動,讓市民把銀葉樹寶寶認養回家進行培育,并在學校開發的銀葉樹保育小程序記錄項目全過程,讓公眾了解和參與銀葉樹保育。

就在今年植樹節前夕,壩光自然學校與南方科技大學致新書院合作,帶領師生40余人來到壩光銀葉樹濕地園開展紅樹林勞動教育活動,種植下銀葉樹、秋茄、木欖、紅海欖等30多棵紅樹。壩光自然學校副校長歐薇表示,“周煒老師是壩光銀葉樹的第一代保護人,壩光自然學校的成立是從周煒的手中接過銀葉樹保護的接力棒,通過自然教育的方式,讓銀葉樹的保護得以薪火相傳?!?/p>

2021年年底,《深圳市全面推行林長制的實施方案》印發,標志著林長制在深圳全面推行。深圳67.2萬公頃林地和3.69萬公頃的濕地被劃為各級林長重點保護區域,制定規劃期保護目標,并納入林長任期考核。目前,深圳實現了市、區、街道、社區四級林長組織體系全域覆蓋,全市共設立林長1772名。

今年1月,深圳發布2024年第1號林長令,吹響了春季造林綠化的號角。深圳一系列親民的宣傳工作也在進行中——借用深圳本土原創的森林保護動漫“熊出沒”卡通人物作為深圳林長社會宣傳推廣IP;在深圳龍崗兒童樂園規劃設計林長制主題樂園,打造一個可以讓小朋友沉浸式體驗“小林長”的娛教平臺;深圳市城市管理和綜合執法局還聯合深圳市美麗深圳公益基金會設立了“城市綠化五年百萬樹木”公益項目,鼓勵群眾及社會團體種植樹木;同時,探索推行“林長+樹長”制,林長也是轄區每一株古樹的樹長,對古樹的“生老病死”負有管護責任……

愛林、造林、護林,在一代代守護山林、樹木育人的深圳人身上,涌動著生命生生不息的力量。

[編輯:熊三有]
大胆成人无码免费视频